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工业4.0 - 展会新闻|中小电机、水泵、发电机组专业采购展览会|电机 - 2018年第九届电机电器博览会_中国专业的电机、发电机组、水泵专业采购展

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工业4.0

发布日期:2015-02-27 11:48:07  来源:  点击:
 什么是工业4.0?什么是“黑灯工厂”?新一轮产业革命,将给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带来什么?最近,新华社记者来到东北大地,与站在顶尖产业潮头的企业家对话,探寻工业4.0之秘,探寻创新驱动之源。
  参与对话的企业家:
 
  曲道奎: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 总裁、董事长
 
  于德海:大连光洋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
 
  对话地点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。
 
  机器人,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。在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,记者大开眼界:机器人满车间来回穿梭—根据指令到仓库取货,搬运到工位上;然后由机械手装配零部件。此后的喷涂、烘干、检测、成品入库,全由机器人完成。这是机器人造机器人的场景,也是典型的“黑灯工厂”。新松公司是国际上机器人产品线最全的厂商之一,也是国内机器人产业的领导企业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机器人使生产精度更高了,但是机器人也是排斥人的过程,会不会对就业造成影响?
 
  曲道奎:它不叫排斥人,叫解放人。工业革命使人成为机器的奴隶。工业4.0时代,要把人解放出来,机器做真正的机器,人要做真正的做人。
 
  “机器人”三个字可以分开念:机器—人。从诞生至今的半个世纪,重点发展前两个字:机器。虽然高端,没离开机器的范畴。大数据、网络、云技术、传感技术出现后,现在开始往“人”字上发展了。这个“人”字并不等于人的体形,是人的智能、人的功能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那得有掌握科技知识的人才行。新松公司成功的主要因素有什么?
 
  曲道奎:新松公司的结构完全是创新性的结构,80%的人员是研发、设计、创新。在全球所有机器人公司里边,新松产品线最全,在国内企业里没有对手,主要和国外企业来争。现在企业的竞争已经不是单一的技术、产品,品牌的人才竞争,是综合实力的竞争,综合实力最体现的特征还是在资本上。新松市值在全球机器人行业里面名列第三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新松的性价比在国际上有比较有优势,这和咱们的劳动力成本便宜有关系吗?
 
  曲道奎:现在是机器人生产机器人,将来在我们的产品成本里面,人力成本体现的会越来越少。过去中国跟国外比是成本优势,主要集中在劳动成本,现在劳动力成本有优势,但越来越弱化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你对机器人产业未来的发展模式和面对的挑战有什么想法?
 
  曲道奎:数字化时代,全球市场上没有任何空隙。一旦落伍,不但吃不到肉,可能连喝汤的资格都没有了。现在企业成长的规则变化太快。将来颠覆机器人这个行业的,肯定不是原来搞机器人的,而应该是两类人:一类就是银行家、投资家;另外一类就是搞网络、电商的。这些人和传统的投资人做企业完全两样,不按规则出牌。
 
  在机器人等高技术行业,资源整合成为一种趋势。现在如果企业还走原来的关起门来自我发展这种模式,是走不通的。机器人产业发展,更多的要在模式上创新,否则的话,最终还得沦为高端产业链里面的低端生产商。
 
  在5到8年黄金窗口期里,中国机器人企业如果成长为国际级的企业,我们就在世界大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。否则,就又沦为产业链的低端,做服务、加工和制造,重现辉煌之后的衰落。
 
  对话地点室温20摄氏度,与室外温差40摄氏度—这是一个深19米、面积1.5万平方米的地下车间。这就是大连光洋科技的地下机床王国:一排排机床代表着世界顶尖技术,都源于他们的自主创新。成立于1993年的大连光洋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,拥有亚洲最大的地下工厂。依靠坚实的创新队伍,十年磨一剑,投入十亿元,取得了一系列自主创新成果。在其地下机床王国里,成功研发了五轴联动机床,并打入机床鼻祖德国的市场,令西门子、发那科等跨国巨头为之侧目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现在很多企业产能过剩,而光洋却是生产能力不足。你认为这几年企业能经受外部环境的波动,最大的原因是什么?
 
  于德海:靠始终如一的创新驱动。其实我们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,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规划。我们做基础技术的准备工作是整整十年,这十年全是投入,没有产出,主要靠着其他产业的收益往这投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你刚才说的这个十年投入,没有产出,整个十年投入了多少?
 
  于德海:公司自己的投入应该说将近十个亿。创新驱动需要一个长时间的积累,而对于这种长期研发的容忍度,社会还是不够。
 
  政府部门对我们发展给了很大支持,但是支持一年、两年、三年、四年,我们为大连市产值贡献不大,不单是埋怨我们了,还埋怨到了这些部门:为什么还没有做出多大的贡献呢?这个不是大连市一个地方的事情,是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。就是国家对技术的研究、共性技术的研究、关键零部件技术研究,社会得有个真正的容忍度。经济发展走到这个程度了,需要靠转型来升级,靠创新来驱动,但是创新驱动不是一个说创新驱动就能创新驱动的事情,得需要一个长时间的积累,而且这里面要有建立一支人才队伍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创新确实不是一日之功。十年的积累,这么大的投入,一般人是沉不住气的。你认为中国制造现在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?
 
  于德海:中国制造下一步必须走向智能化。现在世界正发生新一波世界工业革命,德国叫“工业4.0”,美国人说是“第三次工业革命”。这次工业革命在一些领域已经有所体现。比如,日本发那科公司的电机制造,从原材料进去,中间的制造过程,检测、包装,最后成品,完全是无人化。人家叫“黑灯工厂”,就是工厂可以关着灯,照样在生产。这次智能化制造浪潮,如果我们跟不上去,还是采用劳动密集型来生产产品,那企业在市场上将很难占到份额,很可能被人家排挤出去。
 
  新华社记者:看到机器人领域、智能机床领域取得这么大的成绩,感到很鼓舞、振奋。机遇当中有危机,危机当中又孕育着希望,值得深思。